当前位置: 首页 » 互之联资讯 » 互之联头条 » 正文

阿维菌素披荆斩棘30年,为何如此有强劲的生命力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03-14  浏览次数:1988
 

阿维菌素是一种被广泛使用的农用或兽用杀菌、杀虫、杀螨剂。是当前生物农药市场中最受欢迎和具激烈竞争性的新产品。它是农药市场的“万年青”,是中国农药工业推出成功的典型产品;它有着30年应用历史的老产品,长盛不衰,至今砥砺前行;它被公认为生产量和使用量是全球最大的生物源农药,在杀虫剂领域举足轻重;

 

QQ截图20180313143324

“六句话”看懂阿维菌素传奇之路 

第一句:30年推广应用,长盛不衰

 

1987年,阿维菌素引入我国。

1991年“害极灭”首次在我国获得临时登记(“害极灭”(爱力蜻克))。

1995年,由于高毒农药被禁和出口量增加等原因,阿维菌素获得迅速发展。

2015年,阿维菌素的发现者威廉·坎贝尔和大村智被授予诺贝尔生理和医学奖,成为第二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农药产品。

近两年,阿维菌素重新焕发光彩,再次成为植保领域的主力产品。

30年间,阿维菌素虽然经历坎坷,浮浮沉沉,有辉煌,有失落,但是却表现出顽强的生命力,不断给我们带来惊喜。

第二句: 全球用量大、使用技术成熟产品

阿维菌素已成为被全球公认、生产量和使用量非常大的生物源农药,其销量也常年排在前列。

根据农药市场信息网显示,阿维菌素制剂和原药产品登记单剂1399,复配产品1271个,登记数量仅次于热的滚烫的吡唑醚菌酯。

从全球近5年阿维菌素的销售额情况来看,每年都呈现上涨态势。

QQ截图20180313144731

第三句:从贵族、平民到大融合

阿维菌素在我国上市之初,绝对称得上是“贵族”,价格可高达2.6万元/公斤,在我国的生产、应用和开发也掀起一股热潮。

从1995年开始,原药用量每年以50%的速度递增,产能逐渐扩大,生产技术不断完善,生产成本也大大降低。

后来,由于油膏直接作为原药生产不利于环境,油膏被禁用,制剂企业不再使用油膏加工制剂产品,而全部使用精粉,导致市场对阿维菌素精粉需求不断增加,价格大涨。

2017年,环保高压下,阿维菌素价格大涨,原药、精粉、粗粉的价格再创新高。 

QQ截图20180314145235

 

同时,随着阿维菌素使用方法与应用对象的不断扩展,大田作物市场成为其销售的重点,尤其是针对二化螟、稻纵卷叶螟等水稻害虫的防治方面,阿维菌素均取得了不错的销量,再次焕发青春。

第四句:独特的理化性质

 

阿维菌素是一种几乎能用于所有作物用来防止几乎所有害虫的一个效果很理想的药剂。

 

对绝大多数线虫、小菜蛾、棉铃虫、红蜘蛛、二斑叶螨、桃小食心虫、梨木虱、锈壁虱、潜叶蛾、稻纵卷叶螟等都有良好的防效。

在农业上,阿维菌素可以用在蔬菜、花卉、果树、棉花等多种作物上,并且可以采用喷雾、灌根、做成颗粒剂撒施等多种使用方式。由于它的作用机制独特,可有效防治对常用的杀虫、杀螨剂产生抗性的害虫和害螨,是当前农业害虫综合防治中较理想的农药品种之一。

第五句:“双高”产品的风险

2017年环保部发布的65种农药品种列出“高污染、高风险”产品名单中,阿维菌素位列其中。

对准确地讲,阿维菌素应该属于生物“化学”农药,它是一种生物源农药,制作成制剂后,含量降低从而毒性降低。

值得一提的是,所有的阿维菌素在做成制剂之后都要标注原药高毒。

第六句:企业青睐,市场认可

随着种植结构调整,适合使用阿维菌素的果树、蔬菜等经济作物大幅度上升,尤其是柑橘面积的增长,阿维菌素未来会有更多发展机会。

此外,我国正在逐步加大对林业病虫害防治投入的力度,这给阿维菌素等系列生物源农药产品带来潜在的需求。

从企业层面上来讲,目前涉及阿维菌素的企业也超1000家,其中原药生产企业30家左右,其余均为阿维菌素的制剂生产企业。

“九大痛点”困扰阿维菌素发展 

阿维菌素也面临着很多变数和挑战,尤其是近两年环保成本的提升让企业面临压力不小。

为此,银田化工小编总结出“九大痛点”:

痛点一、同质化,价格战

从登记上来看,截止目前,单剂、复配包括过期的阿维菌素产品就有近4000个。这样的登记数字表明了阿维菌素的火热,同时一些低价、劣质产品对市场形成强烈的冲击。

阿维菌素制剂在国内登记的厂家众多,竞争非常激烈,产品良莠不齐,导致部分用户对阿维菌素制剂的药效产生怀疑。

与此同时,竞争产品增多、销量增加越来越困难。阿维菌素在防治梨木虱、稻纵卷叶螟、小菜蛾、斑潜蝇、红蜘蛛、根结线虫等虫害方面有众多的竞争产品,农户有了更多的选择,从而导致阿维菌素的销售增加乏力。

痛点二、抗性严重

相对于化学农药,虽然生物农药毒性低、选择性强,但是抗性的产生速度比前者快,这也是生物农药的一个致命伤。

阿维菌素之所以抗性严重,主要是单一使用农药,使阿维菌素抗性逐年提高,在南方水稻稻纵、北方梨树梨木虱等表现突出。

随着这两年虫情的“越来越厉害”,再加上阿维菌素的不合理和不科学使用,阿维菌素抗性增加成为必然。实际上,不但是阿维菌素,再好的农药也经不起常年不间断使用,这都加速了产品淘汰的速度。

实际上,农民习惯于长年累月持续使用某一种农药,即使再好的农药也禁不住这样常年不间断使用。

痛点三、虫情减轻影响销量

2012到2017年从稻纵虫情发生情况来看,虫口发生较轻。主要原因是虫口迁飞源头稻纵使用药剂水平的提高,降低了虫口基数。

痛点四、跨国公司专利产品的冲击

随着使用时间长,害虫抗药性增加等原因,在防治二化螟上,没有能够从制剂和结构上突破,阿维菌素光芒开始暗淡。

特别是2015年前后,防治水稻稻纵卷叶螟和二化螟,跨国公司投放的专利产品比如杜邦的康宽、拜耳的稻腾、先正达的福戈等依然是阿维菌素的强敌,极大地压缩了阿维菌素等国内相关产品的生存空间。

值得欣慰的是,近几年,浙江、安徽、江西、湖南等地二化螟发生严重,氯虫类产品的防治效果也大大下降,阿维菌素重新被一些地方重视起来,阿维菌素又开始面临着新的市场机会。

痛点五、产能过剩

一直以来,阿维菌素都是供大于求,即便是2017年,在环保政策的高压下,阿维菌素依然保持着5500吨的产能。

无序扩产,产能过剩,竞争激烈,造成市场不稳定一直是阿维菌素的顽疾。

近段时间,随着产品降价,甚至有的厂家低于成本价销售,逐渐无力支撑,遂淘汰一批支撑不了的企业。

之后,产能逐渐降低,价格恢复,然后又有企业新建扩建生产线,产能再次增加。

痛点六、稳定性差,见光分解

阿维菌素有一个很大的缺点,在光照和氧气存在下很容易分解,也就是说阿维菌素达到水稻田里后8个小时左右几乎全部分解。

据了解,阿维菌素的稳定性跟原药有很大关系,目前国内原药厂家比较多,含量一般在92%——95%,含量低说明杂质多,不确定的因素就多,加工出来的产品质量和稳定性就比较差。

痛点七、剂型落后,乳油受限制

目前,阿维菌素的剂型主要是乳油、水乳剂、微乳剂悬浮剂、水分散粒剂和可湿性粉剂,其中乳油剂型占到七八成的比例,新剂型不多。

随着人们对环保意识的不断增加,占比比较大的乳油剂型开始受到人们的诟病:

一是耗费大量有机溶剂,增加二甲苯溶剂的生产成本,浪费大量的石化资源;

二是二甲苯溶剂,极其容易挥发和易燃,给加工生产和贮运带来了不安全性;

三是二甲苯溶剂随着农药使用,散入田间后进入大气、河流、污染环境,因此,加工成乳油是一种污染大,毒性和成本高的非安全性和环保友好型剂型。

由于以上三种原因,乳油这开始受到限制,如果生产,各项指标达标后才允许。

痛点八、废渣有争议

据了解,阿维菌素提取有效成分后的菌渣被农业部界定为危废,必须焚烧处理。

但阿维菌素协作组通过大量试验、经过权威机构检测,提取有效成分后的菌渣无有害成分,而且可以做有机菌肥、制作药肥使用。

痛点九、推广成本大

2016年开始,环保高压对阿维菌素来说也是一把双刃剑,排污,包括水电气的费用的飞增压让很多企业头疼不已。

同时,阿维菌素的价格从40多万上涨到70多万,造成成本高,材料选择难,拉低了性价比。

更有甚者,目前渠道管理差、利润低、积极性低等都加重了推广的难度。

眼下,很多企业积极在开发新品种、新制剂、降低生产成本上下功夫,逐渐打开阿维菌素的新空间!

“四招”自救,老产品重踏新征程 

任何产品都有其自身的生命周期,农药的生命周期由于生物特性而表现得更加明显。

像阿维菌素这样的产品生命周期不应如此短暂,如果能在使用上更加合理科学,完全可以像国外农药一样长期使用。

第一招、产品配方和剂型的优化

目前,市场上出现阿维菌素新剂型有微胶囊、颗粒剂、泡腾片等。新剂型的研发可以改善阿维菌素的内吸渗透性,提高对二化螟的防治效果,是个不错的方向。

从复配产品来看,截止目前,阿维菌素的复配产品共有1271个,占所有产品的近一半比例。

在生产端,越来越多的企业致力于研发阿维菌素的复配产品。由于优异的包容性,阿维菌素可与100多种杀虫、杀螨剂进行复配生产。其中,复配登记产品最多的依次是高效氯氰菊酯、吡虫琳、毒死蜱、哒螨灵、辛硫磷、杀虫单、Bt、敌敌畏等。近两年,开始与氯虫苯甲酰胺、螺螨酯、茚虫威、甲氧虫酰肼、虫酰肼等药剂混用。

除此之外,银田化工小编认为,要想提高阿维菌素药剂的利用率,可以添加先进助剂增强其渗透性,展着性,提升产品药效,这样也保证产品质量,为产品的品牌打造提供技术的基础。

第二招、衍生物、异构体的探索

最近,以阿维菌素为母体,通过半合成,进行结构改造而开发出一系列活性更高,选择性更强,安全性更优的衍生新品种也得到了极大发展。

目前,上千种阿维菌素衍生物已合成出来,已经商品化的有伊维菌素、埃玛菌素(又称甲氨基阿维菌素)、道拉菌素 、埃珀利诺菌素 (又称乙酰氨基阿维菌素)和色拉素等。

由此可以看出,阿维菌素不仅是一个优异的产品,还是一种宝贵的资源。以它为起点,用最短的时间,最少的费用,可开发出更多更好的新产品。

经过大量试验表明,阿维菌素 B2杀线效果非常明显,对黄瓜、番茄、西瓜、香蕉、大姜、柑橘、甘薯、三七、西洋参、大豆、水稻、小麦等作物的根结线虫、根腐线虫、胞囊线虫、茎线虫等侵染性线虫活性很高,毒性低,使用更加安全环保,具有很好的社会和经济价值。

第三招、科学合理的使用

阿维菌素的使用,要以技术为主,合理轮换,科学复配,提高利用率。

在使用阿维菌素前,应注意所用药剂的种类、有效成分的含量、施药面积和防治对象等,严格按照使用要求,正确选择施药面积上所需喷洒的药液量,并准确配制使用浓度,以提高防治效果,不能随意增加或减少每亩农药有效成分用量。

药液应随配随用,不能久存;宜在傍晚时喷药,植株叶片正反面、茎秆上及隐蔽处,均要喷到,不能漏喷。不少维菌素更适合用于高温炎热的夏秋季防治害虫。

需要注意的是,在使用阿维菌素防治害虫时,害虫会有1~3天的中毒过程,然后死亡,不像某些化学杀虫剂那样杀虫速度快,应在害虫的卵孵盛期到1龄幼虫期间使用;由于持效期较长,可适当增加2次用药之间的间隔天数。

第四招、规划好渠道,做好推广

阿维菌素的推广仍要规划好渠道,保证产品渠道利润,提高渠道客户销售积极性。我们可以根据渠道情况,做好渠道产品激励政策。

未来在阿维菌素市场,小编给出以下三条建议:

第一、 进行市场细分,比如水稻上在二化螟、福寿螺进行技术拓展,蔬菜上线虫,甘蔗螟虫等细分市场拓展与二次定位;

第二、 调研农户当前面临的问题,开发有价值的产品满足客户需求;

第三、 打造产品品牌。在产品推广上围绕产品提出的价值主张,通过渠道沟通及产品价值传递,体验,故事传播,建立起强大的品牌。

总而言之,阿维菌素目前的发展已经达到稳定期,即便是受到各种冲击,仍没有任何产品可以替代它的重要地位。

今年,伴随着上游原药价格猛涨、产能不足与市场终端需求旺盛等原因,让阿维菌素再度成为行业关注的热点话题。如果未来随着阿维菌素生产工艺的革新,新的潜能被不断发掘,

阿维菌素依旧不可限量,这款老产品依然会在新的征程上继续谱写出属于自己的华丽篇章。

互之联微信广告


 
关键词: 阿维菌素 银田
 
[ 加入收藏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c)2008-2018 HUZHILIAN huzhilian SYSTE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