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富二代apptv破解版

“还有一年的适应时间吗?看来这训练营也不是完没给新人留活路啊!”殷十七微微感慨道。

少年啃了一口面包,继续道:“一般来说,来到这里的新人,几乎都会加入他们原本所在地的见习斗士圈子。”

“毕竟都是来自同一个地方,新人很容易就能融入他们,并从他们中找到合适的前辈引导。”

“我看你的容貌和皮肤像是亚洲人,能告诉我你具体来自哪里吗?”

“东方!”殷十七笑着回道。

“东方?”

对方愣了一下,摇头道:“那就有些麻烦了!”

“为什么?”殷十七不解道。

少年慢慢回忆道:“据说,在东方的庐山五老峰住着一位黄金圣斗士。”

“为了方便培养后辈,他在五老峰下建了一个小型训练营。”

“不过,他只招收东方人。”

“因而,你的同胞大都就近去了庐山五老峰修行,圣域反倒看不到你们东方人的身影了。”

花季小美秀色宜人

“原来是这样!”殷十七恍然大悟。

毫无疑问,庐山五老峰上住着的那位黄金圣斗士就是‘天秤座·童虎’。

上一代圣战的幸存者。

若有那一位指导,东方的同胞的确用不着再来圣域了。

“诶?你一个东方人,居然不知道这件事?”回过味来,少年诧异地看了殷十七一眼。

“我怎么会知道啊!”

殷十七笑了笑,又道:“有黄金圣斗士住在五老峰,这么机密的事怎么可能天下皆知?”

“万一我们国的人都往庐山涌过去那还得了?”

就像圣域的具体位置一样。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大地上有希腊圣域存在,但是真正知道圣域入口,并有办法进入圣域的应该只是少部分人。

比如各国政要什么的。

这也是为了防止大量的普通人涌入,给圣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这位见习斗士会知道这情报,也是因为他住在圣域的斗士训练营里,接触的,听到的都是与圣域有关的情报。

普通人根本没机会接触。

“不对,不对!”

听了殷十七的话,那位少年连连摇头,又道:“你的同胞都被东方的政要送去五老峰了,怎么会额外送你来圣域?”

训练营的见习斗士并不是圣域直接从各个地区基层挑选而来,而是先由各国政要选拔,再通过他们的转送这才来到圣域。

这位单独出现在圣域,来自东方的新人实在太奇怪了。

“抱歉,我不是被东方政要送来的,而是因为一些特殊情况,被一位圣斗士大人顺路带过来的。”殷十七笑着解释道。

“被一位圣斗士大人送来的?”

少年想了一下,恍然道:“哦——我想起来了!”

“刚才听其他人说,‘巨鲸座·摩西斯’大人亲自送了一个人到训练营,难道就是你啊?”

“嗯!”

殷十七点点头。

“你可真是幸运呢!居然有幸被摩西斯大人亲自送入训练营!”少年的脸上满是羡慕之色。

像他们这样的见习斗士,除了在每周固定的讲解课程上,其他时候根本没机会接触到真正的圣斗士。

当然,那些被圣斗士看中选为弟子,每天都能接触到圣斗士的幸运儿不在其中。

那些家伙简直就是幸运女神的私生子。

“这么说来,你是被摩西斯大人看中了?”少年再次问道。

“没有!”

殷十七轻轻摇头,‘遗憾’道:“摩西斯大人只是见我无家可归很可怜,所以才把我带到这训练营里安顿。”

“原来是这样!”少年终于明了。

“我看我们这么有缘,不如就请前辈为我引导这一年的修行怎么样?反正我在这里也没有东方的同胞!”殷十七试着提议道。

眼前这个少年虽然年纪不是很大,但却要长他不少,想来在训练营的修行经验应该很丰富了。

因为,摩西斯带他到训练营报名的时候管事曾说过,这里只招收十岁左右的孩子。

从年龄上判断,这个少年应该在训练营里修行了五年以上。

这么长的修行时间,各种修行经验绝对不会少。

更重要的是,对方看起来很好相处,是个不错的人。

“我?”

听到他的提议,少年想了一下,点头道:“也行!”

“或许明年我就离开圣域了。”

“若是在离开之前,能引导一名后辈走上正轨,也算是为雅典娜大人贡献最后一份力量。”

“离开?你为什么要离开?”殷十七惊讶地问道。

“和小宇宙有关!”

少年顿了一下,缓缓解释道:“十八岁,是人体最具青春活力的时期,也是最容易掌握第六识,燃烧小宇宙的时期。”

“一旦过了十八岁还无法掌握第六识,燃烧小宇宙,后面的机会就愈加渺茫。”

“这样的人也就没有留在圣域的必要了。”

“这也是圣域每年都会吸纳大量年轻人进入训练营的原因之一。”

只有成功燃烧小宇宙的见习斗士,才有资格在超过十八岁以后继续留在圣域,争夺那传说中的圣衣,成为一名真正的圣斗士。

“这么说来,你今年已经十八岁了?”殷十七吃惊道。

“是的!”

少年点点头,又道:“我已经掌握了第六识,只是一直没有信心燃烧小宇宙,这才拖到了现在。”

“等到为你结束这一年的修行引导,我就会尝试点燃小宇宙。”

“无论成功与否,我都想尝试一下。”

说罢,他将手里残存的半个面包一股脑塞进了嘴里。

好像那半块面包就是让他没有信心的恐惧,只要将其嚼碎了吞下,就能将其战胜。

“愿雅典娜大人保佑你,让你成功地点燃小宇宙!”殷十七真诚地祝福道。

虽然大家才刚刚见面,但他不吝啬将自己的祝福送给一个对自己友善的陌生人。

“希望如此吧!”

艰难咽下嘴里的面包,少年仍旧忧心忡忡。

面包毕竟是面包,不可能真变成他心中的恐惧被嚼碎吃掉。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忽想起什么,少年认真问道。

“我叫殷十七,叫我十七就好!前辈你呢?”殷十七笑着反问道。

“叫我欧文就可以了!”少年回以微笑。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未分类 and tagged .